欧奈伊

闲鱼号,算了,干脆杂文杂坑吧。。

存个图。
为了嗑露中,我竟然看起了历史讲座。。

【老云家的故事系列】你们的妈很暴躁

适合用于睡前的小短文(沙雕),一家七口其乐融融。(还有一个已经自立门户的嫡长子——蔡程昱

bgm 就是夜之乐章。

有年龄操作,ooc注意。

我是个咸鱼,真真正正的咸鱼。

正文:

    没有什么生物能够比困意十足的郑云龙更可怕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龙坐在儿子们的床边娴熟并且不耐烦地背出了童话书上千篇一律的开头,他讲完并连打了三个哈欠。

    “嗯…龙妈,你能别讲童话书上的故事了吗?”老云家的三儿子勇敢地打断了郑云龙,并且开始撒起了娇,“我已经听腻了,可以换换嘛?”

    “方,你不想听可以不用听的,”大龙微笑的摸了摸方书剑毛茸茸的脑袋,力道大得把他的头摁进了柔软的被子里,“反正我也不想讲,我只是为完成你们老父亲的任务而已。”妈妈笑的好‘温柔’啊,‘温柔’的脸上写着“敢搞事就把你吃掉”这几个字,方方心想着吓得不敢作声。

    “可是龙妈!我们也不想听,这些都听腻了。”黄子皮凡从他米黄色的小被子里探出头来,可以说是十分勇敢了。

    “对呀。”最奶发幺儿也畏畏缩缩地从粉红色的小被子里发出了他软软的声音。

    “朋朋你别跟着皮凡起哄啊。”大龙轻轻拍了拍梁朋杰小朋友的被子,发出了一级警告,“我真的很困,快让我讲完,老子要赶着回床睡觉。”

    “可是…你就不能讲讲其他的故事吗?”张超壮着胆子开始跟他们的龙妈叫起了板,只是声音越来越小,“我们真的听腻了……隔壁王叔叔还天天给他们家的深深讲各种各样的故事……”后面的声音又逐渐变大,可能是因为白天的时候得到了老父亲的鼓励以及抗衡龙妈的秘诀。

    “……隔壁老王啊。”郑云龙面带微笑地重复了一遍,接着放下手中的童话书说:“行吧,想听别的,可以。”他理了理刘海,走下床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妈这是怎么了?”方方从床上慢慢坐起来,好奇地问。

     “嘘,别出声呀。”黄子弘凡把他摁住,而自己却很快的溜到了门边。

     “别摁我,呀!黄子你好烦呀!”

方方拍开他的手,很嫌弃的吐槽到。

     “你比我话还多,龙妈现在好像是出门了。”

黄子反吐槽完后把耳朵凑到了门上仔细地偷听着门外的动静。

      “诶诶诶,哪个门?谁出门了呀?”

张超好奇的一下坐起身来,朋朋也焦急的扯了扯黄子米黄色的被子,眼里充满期待。

    “别急嘛,我再听听。”

     黄子正要把耳朵再次贴上门时,门便被阿云嘎给推开了。黄子抬头看了看自己满脸乌云的老父亲,又回头看了看乖乖躺在床上装睡的兄弟们,心里有一万遍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好的,我记下了,方书剑。(方书剑:???)

    “干啥呢,这么闹腾?睡觉去!”老父亲的威严不是一般人能抗住的。“哦,好。”黄子十分委屈的爬进了他的小被窝,阿云嘎看了看房间,招手问了一句:“等下,黄子,你们妈呢?”

    “龙妈他……”黄子正要开口说话时,方方突然抢答到:“妈去了外面。”

     “什么?外面,郑大龙这是要干啥?”阿云嘎一间摸不清头脑,突然从客厅里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

    “靠你了晰哥,哈~”(大龙打了个哈欠。

    “不是,大龙,你这是要搞我吗?”

    “我不会讲,你会,所以你来嘛。”

    “不是……哥又怎么了?哥……我,放了我行吗?”无视了站在房间门口的阿云嘎,隔壁老王被郑那个暴躁龙给活活拖进了四个儿子的房间。

    被无视的阿云嘎撇了撇嘴,而一脸困意的大龙看都没看他一眼说:“来让王叔叔跟你们讲故事,我去睡了。”于是便抛下了王晰直接回房。

    王晰与阿云嘎对视了一下,又看了一下乖巧可爱的云家四子,阿云嘎略带同情又很无情的说:“可怜啊,王叔叔快讲吧,讲完我好关门。”王晰很无奈只能做出妥协:“行吧,要听啥,说吧。”

    四小只在心中呐喊:龙妈万岁!

    阿云嘎见到此情此景只是很开心的用着万分慈爱的目光注视着云家的四个小家伙,他并没说什么,在送走王晰后就很快的回了房。

    他躺上床向郑云龙那边挪了挪凑到他耳边说:“行啊你,还把王晰给弄过来了。”

    “不然呢?”大龙懒洋洋地回答着带着睡意,嗓音沙哑低沉,他转过身来面对着阿云嘎,眼睛没有睁开却很熟练的搂上嘎子的腰并把头放在他温热的胸口处,“老子困死了。”

    “行,睡吧。”阿云嘎揉揉他的头反搂着他,话语里满是宠溺。

〔end〕

王晰:mmp,住他们隔壁就没过什么好事。

【晰权】槲寄生的爱意

ooc注意!

小甜饼!圣诞贺文。

晰权今天过圣诞节!!!

(虽然我也很爱很爱竹子太太。)


正文:


     “权,圣诞快乐。”王晰从身后拿出了他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的圣诞礼物。深红色的盒子上盘着金色的精细花纹,黑色的丝带缠绕着盒子,在正前方打了个漂亮的宫廷蝴蝶结。


    圣权放下手中的筷子抬头看着王晰时他眼里的诧异还是被他一一捕捉到了,“怎么了,快拿着吧!”王晰催促着,把礼物朝他那边伸了一下。

     “谢谢晰哥!”圣权回过神来,双手郑重地接过礼物,拉开抽屉把它放了进去。

     “诶诶诶,等等,权!”王晰阻止了他的中国式收礼物行为,一把将抽屉拉开,把礼物盒重新拿在手上放在桌子上。


    “晰哥?”圣权把抽屉关上,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哥要你当面打开。”王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语气神神秘秘的。

    “当面打开吗?”圣权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试图确认,“嗯,当面打开。”王晰的低音让他得到了答案,他不再提问,很乖巧的扯开了精致的蝴蝶结。


    黑色的丝带散开,红色的礼盒盖被缓缓揭开,里面躺着甜品屋里最新推出的圣诞曲奇,以及躺在上面的一株翠绿的槲寄生。


    槲寄生啊……他的耳根微微发烫起来,他想起了在国外留学期间他的室友同他讲的欧洲习俗了。


Mr.Jin,您知道吗?

在欧洲无论是谁,只要是在槲寄生下的两个人是一定要接吻的哦!


心脏不停的跳动着。

曾经的周而复始,现在的一如既往。

只是跳动的意义变了。


    “谢了,晰哥,圣诞快乐。”圣权站起身来,朝王晰张开了双臂,王晰早已准备好了,他等这个拥抱等了太久了。

     “不谢,权,圣诞快乐。”他拍拍他的背,鼻尖都是他的味道,他的爱长大了。


【云次方】槲寄生下的梦

ooc注意!甜向!

跟小哥哥出去玩真开心ヽ(爱´∀‘爱)ノ

科普:槲寄生的别名是冬青。

还有各位云次方女孩,圣诞节快乐。

正文:

        郑云龙看了看手中一捆绿油油的冬青,有些小无措。

        他在大学的时候就听说过有关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会终生幸福,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会在一起。
       曾经年少的心早就蠢蠢欲动了,不过那时还只是想着和某个漂亮妹子在这个绿不拉几的东西下简单的接个吻什么的;而现在满脑子都是和自己亲爱的草原甜心互相法式深吻的画面。
        虽然演吉屋出租的时候亲过一次,但是画面还是过于强烈,直到现在他自己都有些hold不住。

       想法过于美好,现实过于残酷。

        现在别说是打啵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都变得特别少了,基本上一两个月才见一次面吧。
        郑云龙只能认命的把这捆冬青放回橱柜上,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感到不甘。
       想想就行了,别当真……我总不能强上他,他可是班长。
        biang的个这什么缘分啊!(叹气

        做白日梦是没有好结果的,他点了根烟,看着红色的烟星慢慢往下移动,灰色的烟灰被他利落地弹进了透明的烟灰缸里,奶白色的烟缓缓萦绕着他,将他包围,带他进入梦境。
        他已经很久没有抽过真烟了,顺着阿云嘎的意思抽了好几年的电子烟,却在今天这个让他纠结不已的晚上被他放进了抽屉里。
        他现在很茫然,很无措,很纠结。
        在云雾中放空了自己,轻飘飘的,可一想到他的老班长,自己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棒子,直接跌落进了深渊。

        他总算是清醒过来了,起身把窗户敞开让烟味都飘走,待会阿云嘎就要来了,他不喜欢烟味。
        他再次瞥了一眼,还是不甘心,手指和手指互相揉搓在,无措与难耐。内心里的海德开始怂恿着他,演过很多次的变身怪医开始在自己身上真实发生。 
        经过了一系列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走到了厨房里,这应该算是想通了。

        他郑重的系上围裙,抄起了菜刀,把早上从菜市场里买好的血淋淋的羊腿拎上了灶台,开始制作腌羊腿。
        还是老老实实做饭吧,明天圣诞节那厮还要来蹭饭呢。

        郑云龙的平安夜在腌制羊腿的过程中度过了,当然今晚阿云嘎也来蹭饭了。

        平安夜的晚餐是十分经典的青岛海鲜配啤酒,西红柿炒鸡蛋,与新学的湘菜农家小炒肉。
        “今天平安夜啊。”阿云嘎试探性地问他,他无法相信重口味的大龙只弄了这些东西。
        “哦,我知道。”郑云龙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他,目光时不时的飘向橱柜上躺着的槲寄生。
        “你今天不正常啊。”阿云嘎小声嘀咕着,往自己碗里夹了一块肉。
         “哦。”大龙敷衍地回应了他,目光停留在了他的嘴巴上,耳根一红,迅速低头扒起了自己碗里的饭。阿云嘎见他一如反常有些诧异地看着,嘴里念叨着“这孩子怕不是傻了。”

        圣诞节的早晨是干冷干冷的。
        没有下雪,没有下雨,只有灰蒙蒙的云和冰冷冷的天穹。

        而郑云龙的圣诞节早晨开始于一个电话。

        单调的电话铃声透过厚厚的被子将他从睡梦中叫醒。他艰难地从被窝里钻出来,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 一只手在床头柜上胡乱地摸索着,最后一把抓住万恶之源将它抓进被子里。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是阿云嘎的电话,这让他清醒了不少。
        “喂,嘎子?”粘稠的声音从电话的这一边传到了另一边,“啊,大龙,才醒吗?”嘎子轻快的嗓音与他成了对比。
        “是啊,昨天睡的有些晚了,有事吗?”他很快的下了床,走到在阳台门边伸了个懒腰。
        “就是蹭晚饭的事了,龙哥你应该不会嫌弃我吧?”阿云嘎发出了不好意思的低笑让他的困意彻底消除,他闷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呀,没事,你龙哥给你准备了大餐。”
        “哟,这么好吗!郑云龙可真是爱死你了!”他像 往常一般跟他开着言语上的暧昧,可这一次郑云龙却反常地愣了一下,然后才慢悠悠地说:“嘎子你嘴真贫!”

        他没有过于在意这个不同点,在大笑中挂断了电话。
        寒风吹得他有些睁不开眼,干冷的空气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故乡,嘴角微微笑了一下,接着将围巾往上拉起遮住了嘴。
        大龙把手机一把扔到了床上,摸摸自己通红的耳根,又摸了摸冰凉的鼻子,脑子里是昨晚做的梦,他梦见自己和嘎子正在那陀绿东西下深情接吻、深情对视,他梦到橙黄的光线下阿云嘎迷离的眼神似乎要把他勾引进去了,他在他的眼里看见了深黑色的海洋。
        他觉得自己可能还活在梦里。

        大龙的下午是在书堆里度过的,很闲但是很安静。
将近四点时,他才起身把腌好的羊腿从盆子里拿出来放进烤箱里。

        当敲门声想起时,羊腿刚好就被他端上了桌。在开门前他犹豫了一下,瞥了一眼躺在灶台上的绿油油的槲寄生,他还是选择了将它挂在玄关的天花板上,用上早就准备好的红色丝带以及白色的纱丝。
        “大龙?”阿云嘎在门外搓着手,不停的哈着热气,心里吐槽着他的拖拉。
        他靠在门上,看了眼时间。
下午5:19。

        他笑了一下,突然觉得身后的依靠在往后倒,他马上转身,刚好与郑云龙对上了眼。
        “圣……圣诞节快乐。”他被郑云龙的突然开门给惊到了。
        “圣诞节快乐,嘎子。”他目光上移盯着郑云龙的眼睛不肯移开,身体不受控制上前,拉住他的衣袖。他向他靠近,走进他的家,走进他的心,同时带上了他的门,他永远的留着了里面。
        莫名其妙的引力让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而在郑云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下一秒,自己已经被阿云嘎堵住了嘴,开始了自己昨天夜里的法式热吻。
        被他紧紧地抱着感受炽热的温度,他们注视着彼此,他从阿云嘎的眼里看见了自己,看见了自己的眼里藏在深黑色的海洋。

下午5:20。

“圣诞快乐,龙。”

“嗯。”

槲寄生下的梦,终于成了现实。
圣诞快乐,我(们)的最爱。

(end)

lofter上的各位!平安夜快乐!


一个晰权预告

Bésame ,bésame mucho.

(吻我,深深地吻我吧)


Como si  fuera esta noche la última vez .

(就好像今夜是最后一夜)


Bésame ,bésame mucho.

(吻我,深深地吻我吧)


Que tengo miedo  a perderte .

(我好怕今夜之后)


perderte después .

(就会失去你。)


【云次方】我,可爱的梁朋杰,今夜最亮的灯。

ooc注意,沙雕系列。

第九期感想,今夜的双云让我记住了他。

梁朋杰主视角。有颜表情,不喜欢可以忽视。

深表对他同情以及喜爱,他真的超可爱!

正文:

今晚,我登上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正式舞台,也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职业面试。

虽然面试的形式有些与众不同,但我还是很开心的,妈妈终于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我了![(*^ω^*)

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你们看到我了吗?[ヽ(爱´∀‘爱)ノ

真的很开心,开心到爆炸,在跟嘎子哥和龙哥一起练歌的时候都觉得整个房间都是温暖的、充满光与希望的,我甚至觉得好热啊!

我们的空调温度真的没开很高,真的!

太热了也只是因为他们两个的眼神里充满热情而已。

还有,我为什么在发光?

算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晚上我可以登上我梦寐以求的舞台了。[(≧▽≦)

走上台的时候,我可以听到我的心跳得有多么的快,多么的重。

面对着出品人以及五位专业人士,我的内心无比激动,感觉自己到达了高潮!

我尽力与龙哥他们互动,但互动不多,不过我还是很开心。

其实他们开心就好了,我真的无所谓,我已经到达了人生的高潮…………好吧,我还是很在意的。

龙哥,嘎子哥,你们能不能…看看我…(越来越小声

我可以看见台下蔡蔡满脸的同情与一点点小羡慕,我终于知道你的感受了,蔡蔡!

《偿还》这首歌的歌词写的真的很妙啊!

我觉得我好多余,真的,这是我在台上最后想法。

请让我独自徘徊,我真的不要三人行!

请放我下去!我还是个孩子![(/#;Д ;)/

终于结束了,我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事情有这么的不对劲。

我真是太过天真了。

拿到首席建议时我是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开心的。

第一次得到了肯定,突然又忘记自己刚在台上被秀的一脸的惨痛。

悲剧再次发生……

嘎子哥,你为什么先不抱抱我!

龙哥,你看着我笑什么?

啊?真的不打算抱我吗?

我的手和胳膊都已经伸出去了……[Σ(゚д゚lll)

(几秒后,嘎子和大龙看了他一眼,然后三个人拥抱在一起。)

呜……真是太棒了,你们果然没有忘记我。

我好爱你们,我爱这个世界。

我知道,哪怕我已经很亮了,但我还是要照亮这个舞台。

我,梁朋杰小可爱,今夜照亮你的美。(微笑)

(end)

他真的可爱,好可爱!声音也好好听,不过看节目的时候有点莫名心疼他。

可能是因为双云太秀了。

他还只是个孩子,求放过。

【晰权】等待着你

黑道梗,一个晰权番外。

很短。

ooc注意!不沙雕很正经。

正文:

    黑白双混并不是那么的容易,除了自己身份不会被组织里的大部分人知道外,而且可能你死后根本就不会留下什么。

所以王晰在他临走之前只嘱咐了一句:“好好活着。”

    圣权很清楚他在做什么,也很清楚他与他告别时那匆匆一句话的份量。

    王晰不会预见未来的日子会怎样,他也没有可以穿越时间的能力,如果他死了,往后会怎样?他真的不知道。

    他如往常一样坐在落地窗边,很随意的坐在红色的地毯上,忘记了人前的标准仪态,此刻他活的更像是自己。

    父亲给他的东西太多了,除了爱什么都有。他时常会在半夜里惊醒,只因为梦总会在做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碎掉。

    “圣权,你是我的希望。”这一句,对于年幼他而言过于沉重了。

    也是这一句足以将先前的美好一并扫去。

    活到现在,他没有什么过多的欲望与精力能够让他拿命去拼了。

    如果有,那一定与那个人有关。

    他就是王晰。

    他的第一把手枪是王晰送给他的,那也是他第一次拿枪。

    当冰冷的枪身触碰到敏感的肌肤时,那颗滚烫的心也在那一刻停止了对爱的宣泄,他选择了冷漠与无视,付出了自己的真心。

他的爱留在了他的导师身上。

    “会的。”他答得那么肯定,那么自信,年轻的朝气与向上把他亲爱的导师衬得更加憔悴与不安了。

他紧紧握住方向盘,不敢松手,不敢与王晰握手。他害怕,他的导师会碰到他手中的汗;他怕他知道自己的不安与慌张。

他不想让他担心,仅此而已。

    不知名的歌谣还在循环播放着,他喜欢这首歌,不错的歌词:

多少日夜如这样度过

城市之色消褪离散

有时会想起,你去往何方

故事仍在进行但只剩下迷寂

    某个灰色的日子里他会缩在被窝里,等待着那个人将他从中拉出,紧紧拥抱住他说:“权,哥在这。”

在即将离去的夜里,他在等待一个拥抱,不是郑云龙的,也不是阿云嘎的,更不是高天鹤的,是王晰的。

    只要是他,等待他,哪怕永远这样,两个人隔着江水互相凝视,也就这样,至少他还在身边让他更加安心。

等待着你

等待着你慢慢地靠近我

陪着我长长的夜到尽头

……

等待着你

等待你默默凝望着我

……

除了我你别无所求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执着

    从蓝牙音响里传出了王晰曾经唱过的那首歌。

    熟悉的低音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仿佛他的导师就在身边。他紧紧的抱住自己蜷缩起来,面对着冰凉的落地窗,面对着钢筋铁骨筑成的高楼大厦,面对铁幕般的现实,他第一次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希望王晰就在他身后,在身后敞开了他的怀抱,而他只需要等待,等待着他慢慢靠近,将他拥抱。

(end)

【云次方】我,蔡highC,我真的很爱油爆虾但我不是虾头,我是龙哥他粉头!

ooc注意,这个是我为 @竹敲风 特意增更的。

女人,耽误我鸽文。


我终于可以理解你 @海洱洱 为顾总更文的心情了。

里面有 @海龟走丢 太太的油爆虾梗,顺便跟太太表个白!我好喜欢你的画!你是神仙!


蔡程昱主视角。


正文:


说真的,龙哥和嘎子哥对我都很好,有的时候比起跟方方、黄子他们出去玩,我可能更愿意跟龙哥宅在他的房间里。当然,我没去过他的房间,可能吧……

我知道嘎子哥经常去而已,还常常在下午敲龙哥的门。(嘘,不要说这是我说得。)


当我跟他们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一天时,嘎子哥就说带我去吃油爆虾。

我当时!真的!超开心!!!

~油爆虾耶!跟龙哥一起诶!

我今天怎么会这么走运啊!


然后在路上的时候,碰上了晰哥。

在嘎子哥的百般邀请下,晰哥看了一眼龙哥问:“方便吗?”

“可以啊,这不是还有蔡蔡嘛。”龙哥看了我一眼向晰哥发出了邀请的声音。


我的老天爷!妈妈啊!他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睛真好看!

然后我们从一家三口变成了一家四口。

只是觉得,晰哥一路上看我的眼神好奇怪啊?


一切都是美好,开头也是,结尾也是。

只是整个吃油爆虾的过程让我有些……emmm……有点难以形容的……emmm其乐融融?


好吧,其实……我真的没吃多少,因为一大部分全让嘎子哥夹去了……而且他边夹还边说 :“蔡蔡多吃点,哥买单,不要客气啊。”

但是!我真的没有客气啊啊啊!

嘎子哥!油爆虾我是真的抢不过你。

整个过程,我就只见龙哥伸了三次筷子,看来龙哥也抢不赢嘎子哥,在我同情龙哥的同时把我碗里仅剩的一只虾夹向了龙哥。


但是我觉得,我似乎想太多了。

龙哥的碗里,虾是满的,而且还有隔壁摊子的口味蛇!

“蔡蔡你自己吃吧,哥这边多着呢。”龙哥说着夹了一个虾往嘴里送,“……口味蛇你要吗?嘎子在隔壁摊子上买的。”

我看了一下嘎子哥,又看了一下龙哥。

“没事,不用,我上海的吃不惯。”(微笑)

我看了下晰哥,他靠在椅子上,手上正拿着手机跟他媳妇打电话,他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注视了我一眼,从他的眼睛里我读到了同情与心疼。


原来就我一个人是来吃油爆虾的……

原来如此。

我叫蔡程昱,今年20岁,我好饿,吃的好累。


【云次方】我,王晰,英年早婚的嘎子他大爷以及他粉头。

ooc注意。


依旧是沙雕系列。


晰哥主视角。


正文:


身为一个英年早婚但是又自带魅惑低音的男人。

我,王晰,最近嗑起了云次方,还成了他们的粉头。


刚来节目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档比较特别的音乐节目,后面我发现我的对于这个节目的认知出了一点小偏差。

应该还要往后面加上‘大型相亲、认亲现场’这个介绍。

咱先不多说了,刚做完雾化,咱嗓子疼。


第一次同郑云龙和阿云嘎去吃饭的时候,我觉得那一晚是个错误的选择。

吃饭?吃什么饭啊!光看着他们两个人一口一个老同学、老班长就已经饱了好吗?

这样的秀恩爱比我跟我媳妇在一起的时候还要甜腻,至少十倍以上!!


我已经英年早婚,但是我好累,我要回家找我媳妇!


从此就觉得跟他俩去吃饭才是真的心累,有时候我真的很心疼蔡程昱这孩子,他才二十岁就要承受这么多,不容易啊。


成为粉头并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想吐槽吐槽那个看起来比我还老的某人,以及想看看大龙的反应,当然也顺便圈个粉,给自己涨涨人气。


结果成了云次方的粉头大哥,还成了阿云嘎他大爷。

怎么说呢,还行吧,至少我看起来要比他年轻这一点已经让小粉丝们石锤了。

大龙也意外的评论了微博,我觉得……他们可以考虑在一起一下。


被阿云嘎选为搭档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甚至想在镜头前对他吼一句:“嘎子!大龙我不要了,你拿去吧!先前哥错了,饶了哥吧!”


内心无比凄凉,甚至有些想哭。


我,王晰,英年早婚。

日常嫌弃但又在嗑他俩cp的粉头哥。

今天,嗓子疼,眼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