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奈伊

喊我花爷。
本猫杂食性,只是不吃小狐三日、一期三日,最后喜欢我的文章的话请点关注,不要日我的lof!!!

最近在忙着准备叶圣陶杯的征文,三山车的话应该会在星期五的时候写好吧……好吧。
顺便一说,这次征文打算用曾经写过那篇《死掉的宠物》来作简介,只是觉得……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有些小慌……

考完试的我有些心情低沉,因为自己得知历史只有不到五十分的成绩,英语连错四个阅读题。
想哭,但又得忍住。
我真的真的感到崩溃了,像坠入了无底的深渊,看不到希望与未来。

啊啊啊啊啊!
真的好绝望,怎么办! @高二阳光决定好好学习 告诉我,怎样才能学好英语!

QWQ(答应了月月要开车的我,在地上滚过……)

我跟你们讲,你花爷我剪头发了……现在很想放飞自我……怎么办…… @鸦青  @一只秃头的仓鼠  @高二阳光决定好好学习

值得相爱

三山糖,回忆篇,现代paro。

国庆了!让我好好疼爱疼爱你们!

视角:山姥切国广

正文: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我还记得那年的懵懂和那场淅淅沥沥永远也下不完的雨。
        那时你撑着伞在雨中行走,与我擦身而过,仅仅只是一眼,嘴角的那抹浅笑就让我失眠了一个晚上,这难道就是女生们常说的“色令智昏”?
         不会的,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喜欢上男生。当年我是那样的确定自己的性取向。直到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三日月宗近。
        你是这个学校最强大的人,一个完美无瑕的人,连你自己也这样说过。所以,我害怕因为我的喜欢会在你的人生经历上抹上一道浓重的黑,因为我是个……胆小鬼。
        但我也不愿就此放弃!
        我曾每天不动声色地站在离你很远的地方,默默地注视着你,眼里满是渴望;我曾小心翼翼地打听过你的班级,在整齐的抽屉里放入我精心制作的茶点——我从莺丸那里听说过你喜欢喝茶;我也曾因为毕业散伙,苦苦地纠结过几天。
        但我没有想到在那年的雨季,放学后你将我从教室里叫出来,把我带到了天台。
         可能我至今也无法忘记,在那个黄昏下你笑着告诉我:“国广……其实我一直都想告诉你……每天我都在纠结我该如何面对你,或者说是回答你对我的心意……”我听着,总觉得要被拒绝,心里的失落感慢慢升起,毕竟我是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被你接受的…我是个——胆小鬼。
         我别过头去,强忍住将要外泄的泪水,我闭上了眼。
        一秒后,我感受到了你的呼吸,越来越近。接着你湿凉的唇贴上了我的唇,有些震惊有开心。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切都太过美好了。
        一个浅吻结束后,你深情地看着我说:“我发现你是我的唯一弱点,所以为了消除弱点,请你和我交往吧!山姥切国广!”
         终于,泪水还是留了下了。我还是不争气地流泪了,这让你有些不知所措呢。
         那天我问到:“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你很确信地回答我:“在那个下雨天,我们擦肩而过时我就确信,你才是我一直在找的人,哪怕你是个男生!”
       因为这句话,我也确信你值得我去爱。         
       此后的几年,我很开心能够在你身边度过,哪怕过程再艰难,我也不曾后悔过,我深知与你在一起就是这世间最好的事了。
       
        也已经深了,你还躺在我的身边安详地熟睡着。

                                                           愿你一切安好    
                                                               山姥切国广
                                                                   10.01

        山姥切放下了笔,将信纸塞进了信封,接着把它放进了一个盒子里。已经有一千三百一十四张在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他清点了一下之后起身关上了灯。
         他轻手轻脚地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却被人抱了个满怀,他凑到那人的耳边说:“醒了?你还是快睡吧,时间已经不早了。”
         三日月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嘴,在他耳边温柔地回答:“哈哈哈,好的好的,老婆大人,谁叫你是我唯一的弱点呢。”

〔完〕

OWO小可爱们,就问你们甜不甜!

深情呼唤小伙伴 @高二阳光决定好好学习

堀川心理辅导所——学校那些事

     人设见tag堀川心理辅导所

     只是短篇番外而已,与正篇没太大关系!

     仅供娱乐!cp请从正篇参考!

备注:
①歌仙兼定:本丸作家协会会长,其行为举止很风雅,喜欢一切风雅的事物【对于不风雅的东西向来能从学士秒变猩猩】。因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每天都在怀疑自己家的和泉守兼定是捡来的。对于看不惯的人一般喊他东北乡下人(比如大俱利);走路如同跳舞,说话如同唱歌……

        此时小镇临近十月,秋高气爽,正是运动的好时节,而操场正热闹非凡。
        坐在办公室里的三日月宗近正好也是这么想得:“天气真好呢……来看看切国怎样了?”
        他笑着起身把窗户打开,懒懒地看着楼下的操场上的孩子们,一切都是那么热闹呢,但他又在刻意寻找着什么人,站在窗口仔细地辨认着操场上撒欢的孩子,把操场的角角落落都寻了个遍,总算是见到那个让人安心的那抹金黄色,“天气真好呢……看看切国怎样了。”他眯着眼半笑地盯着少年看。
        察觉到了目光,但却又找不到出处,少年很警惕地朝四周张望着,“怎么了?山姥切,你不舒服吗?”死党清光有些担心地问道,“没事……谢谢。”他连忙说到:“只觉得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他有些紧张地看着地上,不敢抬头。
        “被人偷窥!对于山姥切同学来说这不是很常见吗!”另一个死党大和守安定一边调整着镜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接着拿起相机对山姥切就是一个快门。
     “咔嚓。”
     “耶!拍到了!”
     “啊啊啊!大和守安定!你又偷拍我。”
     “啊啊啊啊!安定!我还没补妆呢!你开拍怎么也不说一声!”
       “哟哟哟哟哟~开溜开溜!”
   
        “…………真活泼呢。”三日月开心地用手撑着下巴,惬意的看着他们。
        突然楼下不知是哪个女生喊到:“是三日月老师耶!三日月老师,男神!!”
         “真的是呢,老师!三日月老师!”接着操场上的女生们都看向了三日月的办公楼,当大家看见本小镇最美的老师正微笑着朝时,都产生了一种“老师是在看我吗?”的错觉,便一窝蜂地朝三日月喊到:
        “三日月老师,我爱你!”
        “我是你的小迷妹,老师!”
        “老师老师,请尽情蹂蹑我吧!”
        “哈哈哈,女孩子们可真开放呢!不过要好好学习哦!”三日月宗近饶有兴趣地回答着高中女生的问题,眼睛却一直看着山姥切那群人。
         因为楼下声音过大,于是便把深居办公室内地的教导主任——歌仙兼定给吸引了过来,把站在窗前一直在傻笑地三日月宗近拖下了窗台。
        歌仙对着楼下的女生们就是一个F调的责骂:“啊!你们这样真是一点也不风雅,想听女子家政吗!”听到女子家政,女生们都依依不舍地瞥了瞥站在歌仙身后的三日月宗近后,缓缓离开了。
        “哼,这帮女生,怎能能这么不风雅!真是有失颜面呢。”歌仙很优雅地关上了窗,转身对三日月说到:“三日月殿下,以后还是少开窗吧,毕竟打扰您欣赏风景的人太多了,这很不风雅的。”说完,踩着日本舞的舞点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嗯……那以后就只能靠冲田家的那两孩子了……”三日月笑着说,有些失落。

〔完〕

此处是万年更新区……高二学习太紧张了。
     

   
      

黑化病(三)暮色短篇

一个漫长的填坑过程,明天还要上学……(这是个理由吗?)

不接上话并且转移阵地!

您的好友【暮色•最佳助攻•世界第一好闺密】已上线

您的好友【暮色•轰炸机•搞事搞事•gay佬】已上线

您的好友【暮色•大佬•土豪•小哥哥•LichKing】离线中

您的好友【暮色•先知•五彩秃毛•矒逼•羊】系统正忙

您的好友【暮色•先知•护妻狂魔•伊德鲁】系统正忙

正文:

         “唉……无聊死了,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么就是找你唠嗑,我的怪生好无趣呀!”TwilighGhost躺在冰蓝色的沙发上向坐在化妆台前的SnowQueen抱怨到。
        她转过头来一脸鄙夷地说:“谁叫你上次没事做跑到先知那里去玩什么烟花,并且还不小心把他身上的毛给烧秃了,现在伊德鲁正满暮色的通缉你,你说你作不作啊!”。
        “诶?有这回事吗!”,Twiligh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也没干,她摸了摸脸上的面膜叹了口气,算了习惯就好……“对了,你怎么最近没去烦Lich?”她很神秘地说:“莫非……老实交代,你放烟花的目的吧!”
         Twiligh有些惊讶,但他不好做什么狡辩,谁叫这家伙这么了解他。他低下了头,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去放烟花什么的确实是为了Lich,但是……我没想到人类的烟花那么猛,竟然把先知的毛给烧秃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谁让Lich最近都不理我了,连抱都不给抱一下……”他委屈地画着圈圈,但Snow并没有同情他,只是对于LichKing一反常态的表现让她觉得好奇,说起来从上个星期开始就再也没看过他了,甚至是他最喜欢的集会也没来。
         “很奇怪呢……不行!Twiligh!”她停下了化妆的动作突然大声的对还在角落惆怅的Twiligh说到,他条件反射的回到:“啊!是!”Snow转过身来一脸坚决的说:“今天的突袭目标——巫妖塔!”
        “啊!哈……”
         “哈什么!作为你的好朋友(闺密),我可要时时刻刻为了你的幸(性)福生活着想呀!快点快点,时间要到了哦。”她急匆匆地收拾着,同时还一脸嫌弃地催促着在原地僵住不动的Twiligh。
         “幸福……生活……(老脸一红)”
         “喂!快点来了!”Snow再次喊到,话语声里夹杂着急切。
          “哦哦哦。”Twiligh顿时充满干劲,两眼放出了热烈的光茫。

        
       
       

陪一期接孩子的日常。
鹤丸国永表示他无话可说……

注:初中生有:鲶尾、骨喰、乱、
小学生有:博多和厚
幼儿学前班:秋田、前田、平野、五虎退
未出场的均为高中以上学历。

堀川心理辅导所——论神助攻的重要性(上)

鹤一期的恋爱史(并不)

欧豆豆们的保哥计划(没错)

人设见tag堀川心理辅导所

另外补充鹤丸是以前走丢的五条家的孩子,现在找回来了,并且此文时间是鹤丸已经和一期打好关系(普通朋友)了。

正文:

          “哟西,今天也要加油哦!”鹤丸国永站在校门口深吸一口气说到,突然看见一期一振走出校门后,他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地朝一期一振走去说:“一期!今天下班这么早的。”
       一期很礼貌地回答他:“是的呢,今天友人心情很不错,所以全校提前放学了呢。”
      他那双带着蜜色的眼笑起来带着一丝甜意,惹得鹤丸国永不禁得神游万里,“鹤丸先生是在等我?”一期温柔地问道,鹤丸立马回过神来说:“诶!是呢,就是想约你明天出去看烟花……怎样。”
        “嗯……请给我一些时间思考思考好吗?”一期有些为难地说到,鹤丸挠挠头说:“没问题!一期的话是没问题的。”
        两人起初是并排走着,中间相隔了一米的正常距离,之后从三条高中走到了本丸初中,从本丸初中走到了三条幼稚园,一路上别的事没法生,只是越来越多的弟弟们插入了他们两人的间隙,鹤丸国永看着他们两人越来越遥远的距离,有种不言而喻的悲伤……
        到了粟田口的家门口,把一期和欧豆豆们送到家后将要离开时,一期一振喊住了他。
        他转过身来看见一期一振微笑着对他说:“对于鹤丸先生的邀请,我是没法拒绝的……”这句话让将死的鹤丸国永满血复活了,“真……真的,这可真是让我没想到。”鹤丸的眼角含着泪水,他开心的说:“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饭哦!”说着愉快地跑回了家。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鹤丸早早的就在粟田口的门口等着了,一期穿着睡衣开了门,他很诧异地说:“这么早!”鹤丸笑着说:“因为我说过一起吃早餐的。”
        “嗯,那么鹤丸先生进来等等吧!我还没准备好呢。”一期一振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放在了地上。
鹤丸也笑着换上了拖鞋跟着一期进了屋。
         路过一个房间,鹤丸发现有一双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他,顺着目光看去,是一期的弟弟——五虎退,发现鹤先生注意到他后有些胆怯,身后的老虎幼崽发出了喵呜喵呜的叫声,让鹤丸有种想要摸摸的感觉。一期一振见鹤丸没有跟上同时听见了幼虎的叫声,他转身便看见了自家弟弟与鹤丸对视的一幕,他靠近说:“小退,你醒了。”
        “嗯……”五虎退怯生生地回答到,虽然一期尼就在身边,但第一次这样面对陌生人让他有些害怕。他看着一期尼很亲近地对着面前的人介绍自己,而没有给他日常的早安抱,眼里的洪水立马就流了出来。
         “呜哇哇哇哇哇!一期尼……呃早安……抱,没有呜哇哇哇哇哇!”接着身后的幼崽也喵呜喵呜的大声叫喊着,很快整个粟田口都惊醒了:小的跟着哭了起来,大的开始慌起神来。
        就留鹤丸在原地凌乱。
        
      

他们真好~情人节快乐!
(因为网线缘故,只能迟发的我)